<ol id="mr3oo"></ol>

<th id="mr3oo"></th>
<progress id="mr3oo"></progress>

    <li id="mr3oo"></li>

  1. 歡迎訪(fǎng)問(wèn)甘肅法院網(wǎng),今天是 2024年06月22日 星期六
    審判監督
    當前位置:首頁(yè) » 審判監督

    【全省法院一周案件新聞速覽】嘉峪關(guān)市民政局原調研員龔某英一審獲刑六年并處罰金50萬(wàn)元

    來(lái)源:省法院融媒體中心 發(fā)布時(shí)間:2020/11/17 10:03:48 閱讀次數:
    字號:A A    顏色:

    微信圖片_20201117102034.jpg

    每周三分鐘

    速覽全省法院審判執行案件新聞

    11月16日星期一,農歷十月初二


    審判案件新聞


    嘉峪關(guān)市民政局原調研員龔某英

    一審獲刑六年并處罰金50萬(wàn)元


    11月9日下午,嘉峪關(guān)市城區法院一審對嘉峪關(guān)市民政局原調研員(正縣級)龔某英以受賄罪、濫用職權罪、高利轉貸罪數罪并罰,決定對被告人龔某英執行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50萬(wàn)元。


    微信圖片_20201117100158.jpg


    經(jīng)審理查明,2008年至2013年,被告人龔某英在擔任原嘉峪關(guān)市國土資源局地籍測繪管理科科長(cháng)、原嘉峪關(guān)市國土資源局副調研員期間,利用職務(wù)便利,為他人在土地購買(mǎi)、國有建設用地使用證辦理等事項方面謀取利益,收受他人賄賂款共計40萬(wàn)元。龔某英利用擔任原嘉峪關(guān)市國土資源局地籍科科長(cháng)的職務(wù)便利,明知嘉峪關(guān)市某商貿公司缺乏土地權屬來(lái)源證明,仍然違反相關(guān)法律規定,將寧夏某機械銷(xiāo)售公司出資購買(mǎi)的土地違規辦理在嘉峪關(guān)市某商貿公司名下,致使寧夏某機械銷(xiāo)售公司不斷訴訟、上訪(fǎng),以及嘉峪關(guān)市某商貿公司向原嘉峪關(guān)市國土資源局索賠等問(wèn)題。龔某英以轉貸牟利為目的,以他人名義從嘉峪關(guān)市某銀行貸款150萬(wàn)元,將其中100萬(wàn)元按月息三分予以轉貸,非法獲利共計25.2萬(wàn)元。


    嘉峪關(guān)市城區法院認為,被告人龔某英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wù)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巨大,在履行職責過(guò)程中濫用職權,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其行為分別構成受賄罪、濫用職權罪;以轉貸牟利為目的,套取金融機構信貸資金高利轉貸他人,違法所得數額較大,其行為又構成高利轉貸罪,應當數罪并罰。公訴機關(guān)指控其犯受賄罪、濫用職權罪、高利轉貸罪的事實(shí)清楚,罪名成立,予以確認,被告人龔某英具有索賄行為,依法應當從重處罰。鑒于案發(fā)后龔某英如實(shí)供述部分犯罪事實(shí),予以從輕處罰。根據被告人龔某英的犯罪事實(shí)、犯罪性質(zhì)、犯罪情節及對社會(huì )的危害程度,以受賄罪判處被告人龔某英有期徒刑三年六個(gè)月,并處罰金20萬(wàn)元;以濫用職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以高利轉貸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gè)月,并處罰金30萬(wàn)元,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50萬(wàn)元。其違法所得贓款65.2萬(wàn)元,依法予以追繳并上繳國庫。


    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威脅恐嚇

    程某等20人涉黑案公開(kāi)宣判


    11月12日蘭州市城關(guān)區法院在蘭州市公安局監管支隊的遠程視頻科技法庭公開(kāi)宣判了程某等20人組織、領(lǐng)導、參加黑社會(huì )性質(zhì)組織、尋釁滋事、非法拘禁、故意銷(xiāo)毀會(huì )計憑證、會(huì )計賬簿、強制猥褻一案。

     

    微信圖片_20201117100239.jpg


    經(jīng)法院審理查明,被告人程某于2014年以來(lái),以其實(shí)際控制的某典當行為依托,開(kāi)展非法高利放貸業(yè)務(wù),先后向蘭州市城關(guān)區、張掖市民樂(lè )縣等地高利放貸上百筆,高利放貸非法獲利上千萬(wàn)余元。被告人程某以其控制的典當行為載體,依托該平臺,以總管該典當行業(yè)務(wù)為基礎,招聘社會(huì )閑散人員和刑滿(mǎn)釋放人員,大力擴張其犯罪集團,以在公司內擔任的不同職務(wù)為層級,分層管理,形成以被告人程某為首,被告人趙某、王某1、丁某、滕某、王某2、胡某為骨干成員,被告人楊某、張某、李某、王某3、火某、杜某、顧某、胡維某、宋某、包某、陳某某、才讓某等人為一般參加者,組織層級結構固定、內部分工明確、等級層級分明的黑社會(huì )性質(zhì)組織。以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威脅恐嚇、毆打辱罵、24小時(shí)貼身跟隨等暴力手段催收典當行高利債務(wù)。在蘭州市城關(guān)區、張掖市民樂(lè )縣等地有組織地實(shí)施多次、連續性暴力討債的違法犯罪活動(dòng),并通過(guò)違法犯罪活動(dòng)斂財數額巨大,干擾、破壞他人正常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生活,并在上述區域造成惡劣影響。

     

    法院認為,被告人程某組織、領(lǐng)導黑社會(huì )性質(zhì)組織,對整個(gè)組織的發(fā)展、運行、活動(dòng)進(jìn)行決策、指揮、協(xié)調和管理,該組織多次實(shí)施違法犯罪活動(dòng);糾集他人多次尋釁滋事,嚴重破壞社會(huì )秩序;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故意銷(xiāo)毀會(huì )計憑證、會(huì )計賬簿,其行為已分別構成組織、領(lǐng)導黑社會(huì )性質(zhì)組織罪、尋釁滋事罪、非法拘禁罪、故意銷(xiāo)毀會(huì )計憑證、會(huì )計賬簿罪。被告人程某系黑社會(huì )性質(zhì)組織的組織者、領(lǐng)導者,應當按照其所組織領(lǐng)導的黑社會(huì )性質(zhì)組織所犯的全部罪行處罰;被告人趙某等人分別觸犯參與黑社會(huì )性質(zhì)組織、尋釁滋事、非法拘禁、故意銷(xiāo)毀會(huì )計憑證、會(huì )計賬簿、強制猥褻等不同罪名;被告人火某自愿認罪,依法從輕處罰。

     

    法院根據各被告人犯罪的事實(shí)、性質(zhì)、情節和對于社會(huì )的危害程度,依法判決被告人程某有期徒刑二十年,剝奪政治權利二年,沒(méi)收個(gè)人全部財產(chǎn),其他被告人分別領(lǐng)刑十五年到三年六個(gè)月不等。


    肅州區法院公開(kāi)審理

    兩起買(mǎi)賣(mài)國家機關(guān)證件案件


    11月12日,酒泉市肅州區法院公開(kāi)合并審理被告人祁某某、常某某、惠某某、李某、公某等二十人涉嫌買(mǎi)賣(mài)國家機關(guān)證件罪、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一案。


    微信圖片_20201117101603.jpg


    公訴機關(guān)指控,2019年6月期間,被告人祁某某聯(lián)系李某某(另案處理),與李某某約定以每套4000元的價(jià)格,向李某某提供工商營(yíng)業(yè)執照和對公賬戶(hù)。李某某要求辦理的工商營(yíng)業(yè)執照和對公賬戶(hù)必須包含公司營(yíng)業(yè)執照正副本、公司公章、公司財務(wù)章、法人私章、對公賬戶(hù)開(kāi)戶(hù)證明、對公賬戶(hù)銀行結算卡、U盾、電話(huà)卡總共八件套(以下簡(jiǎn)稱(chēng)八件套)。2019年6月期間,被告人祁某某找到被告人常某某,向常某某講明辦理“八件套”有利可圖,后被告人祁某某、常某某為非法獲利分別找其他被告人辦理“八件套”,找到辦理人后,被告人祁某某聯(lián)系甘肅晴天財稅服務(wù)有限公司工作人員馬某,以每套支付1000元的價(jià)格,由該公司工作人員通過(guò)手機為申辦人申請工商營(yíng)業(yè)執照,并進(jìn)行網(wǎng)上實(shí)名認證,待申辦人工商營(yíng)業(yè)執照辦好后,由祁某某找人刻制公司公章、財務(wù)章、法人私章,后申辦人在代辦公司業(yè)務(wù)員帶領(lǐng)下前往銀行開(kāi)通對公賬戶(hù)。辦理人辦理好“八件套”后出售給祁某某、常某某,祁某某、常某某再將收購的“八件套”以快遞郵寄方式寄至李某某提供的地址,收到“八件套”后,李某某以每套4000元價(jià)格給祁某某進(jìn)行資金結算。


    現已查明,2019年7月至12月期間,被告人祁某某、常某某通過(guò)被告人惠某某,找到李某等8名被告人辦理“八件套”20套;被告人常某某找到姜某等4名被告人辦理“八件套”6套;被告人祁某找到夏某某等5名被告人辦理“八件套”8套。被告人祁某某從中非法獲利人民幣四萬(wàn)余元,被告人常某某從中非法獲利人民幣九千余元,被告人惠某某從中非法獲利一萬(wàn)余元,其余被告人分別獲利二百元至三千九百元不等。


    公訴機關(guān)認為,被告人祁某某、常某某為非法獲利,買(mǎi)賣(mài)公司營(yíng)業(yè)執照、對公賬戶(hù)等證件34套,被告人惠某某為非法獲利買(mǎi)賣(mài)公司營(yíng)業(yè)執照、對公賬戶(hù)等證件20套,其三人應當以買(mǎi)賣(mài)國家機關(guān)證件罪、妨害信用卡管理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人李某等17人為非法獲利,買(mǎi)賣(mài)公司營(yíng)業(yè)執照、對公賬戶(hù)等證件,應當以買(mǎi)賣(mài)國家機關(guān)證件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庭審中,控辯雙方進(jìn)行了充分的舉證、質(zhì)證,各被告人均對所犯罪行供認不諱,并當庭表示認罪、悔罪。合議庭將根據已查明的事實(shí)、證據,在充分考慮各方意見(jiàn)的基礎上,依法作出裁判。本案將擇期進(jìn)行宣判。


    3.19重大交通肇事案

    開(kāi)庭審理


    11月10日,金昌市永昌縣法院公開(kāi)開(kāi)庭審理了被告人胡某某交通肇事一案。3月,胡某某駕駛重型車(chē)輛在連霍高速公路永昌境內肇事,導致10車(chē)追尾連撞,造成2人死亡、2人重傷、16名被害人不同程度受傷、10車(chē)受損的重大交通事故。多名被害人及近親屬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要求被告人胡某某及保險公司共同賠付經(jīng)濟損失300余萬(wàn)元。

     

    微信圖片_20201117101648.png


    檢察機關(guān)指控,3月19日零時(shí)許,被告人胡某某駕駛重型倉柵式貨車(chē),沿連霍高速公路由東向西行駛至永昌北服務(wù)區以東路段時(shí),與前方因事故發(fā)生擁堵后依次停駛的9輛小型普通客車(chē)連環(huán)追尾相撞,造成2名乘車(chē)人員當場(chǎng)死亡、18人不同程度受傷、10車(chē)受損的交通事故。經(jīng)認定,事故發(fā)生的直接原因是胡某某在夜間環(huán)境下對路況觀(guān)察不周,未與前方車(chē)輛保持安全車(chē)距,遇險采取避讓措施不當,其負事故全部責任。

     

    庭審中,公訴機關(guān)認為被告人胡某某違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駕駛機動(dòng)車(chē)肇事,造成嚴重后果,應以交通肇事罪懲處。胡某某認罪悔罪,表示愿意賠償被害人經(jīng)濟損失,請求法庭從寬處罰。金昌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驪靬高速公路大隊民警、被害人親屬等30余人旁聽(tīng)庭審。本案將擇期宣判。


    敲詐勒索、非法拘禁

    酒泉5人惡勢力犯罪團伙受審


    11月10日上午,酒泉市肅州區法院公開(kāi)開(kāi)庭審理被告人李某等5人涉嫌敲詐勒索、非法拘禁、故意傷害一案,50余名群眾旁聽(tīng)了庭審。


    微信圖片_20201117101813.jpg


    公訴機關(guān)指控,2014年3月,被告人李某在肅州區西關(guān)路3號院前15號門(mén)店注冊成立酒泉某汽車(chē)租賃有限公司,并以該公司為據點(diǎn),招攬張某、劉某、李某某、汪某某等社會(huì )閑散人員充當其員工在肅州區非法從事現金貸款業(yè)務(wù),向他人非法高利放貸、暴力討債。被告人李某等5人以被害人逾期未及時(shí)還款為由,虛增欠款債務(wù),采取辱罵、威脅、毆打、拘禁、滋擾、糾纏等手段向被害人索要財物,嚴重擾亂社會(huì )經(jīng)濟秩序,破壞正常法治環(huán)境,造成惡劣社會(huì )影響。


    公訴機關(guān)認為,以被告人李某為糾集、策劃、指揮者,被告人張某、劉某、李某某、汪某某為具體執行者的惡勢力犯罪團伙,在從事非法高利放貸、催收還款索息過(guò)程中,多次對欠債者實(shí)施非法拘禁、敲詐勒索、故意傷害等犯罪活動(dòng),應以非法拘禁罪、敲詐勒索罪、故意傷害罪追究被告人李某等5人刑事責任。


    法庭上,控辯雙方進(jìn)行了充分的舉證、質(zhì)證。該案將擇期宣判。


    搭速裁程序快車(chē)道

    踐公正高效新模式


    11月10日,白龍江林區法院適用速裁程序,以庭審直播的方式公開(kāi)審理了三起盜伐林木案件,速裁程序的適用,達到了簡(jiǎn)案快審、提質(zhì)提效目的。


    經(jīng)審理查明,2月,被告人阿某、楊某、辦某以修建房屋為由,攜帶油鋸和斧子,擅自進(jìn)入迭部生態(tài)建設局安子溝林場(chǎng)管護區45林班2小班、4小班內,分別盜伐國有林木冷杉樹(shù)15棵、14棵、13棵,立木蓄積分別為18.5568立方米、13.4503立方米、14.3701立方米。


    法院審理認為,被告人阿某、楊某、辦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分別盜伐國有林木冷杉樹(shù)15棵、14棵、13棵,立木蓄積分別為18.5568立方米、13.4503立方米、14.3701立方米,數量較大,公訴機關(guān)指控阿某、楊某、辦某犯盜伐林木罪事實(shí)清楚,證據確實(shí)、充分,指控罪名成立且量刑建議適當。被告人阿某、楊某、辦某對指控事實(shí)、罪名及量刑建議沒(méi)有異議,對適用的速裁程序亦無(wú)異議且簽字具結,自愿認罪認罰,具備自首情節,法院在量刑時(shí)已予以從輕處罰,判處被告人阿某犯盜伐林木罪有期徒刑一年三個(gè)月,緩刑一年六個(gè)月,并處罰金2000元;作案工具油鋸1臺,斧頭1把,予以沒(méi)收。被告人楊某犯盜伐林木罪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二個(gè)月,并處罰金1500元;作案工具油鋸1臺,斧頭1把,予以沒(méi)收。被告人辦某犯盜伐林木罪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二個(gè)月,并處罰金1500元;作案工具斧頭1把,予以沒(méi)收。


    執行案件信息


    樓下空等一晝夜

    執行法官仍不放棄……


    2019年間,周某曾多次給自己的朋友王某借錢(qián),金額共計8萬(wàn)元,借期屆滿(mǎn)后,王某找出種種理由拖延還款,周某遂將王某訴至蘭州市西固區法院。后經(jīng)二人在法院主持下達成調解協(xié)議,王某承諾于2019年12月31日前將全部借款還清??赊D眼到了2020年2月,王某始終分文未還,周某遂向西固區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微信圖片_20201117101844.jpg


    本案執行之初,被執行人王某的態(tài)度尚算配合,雖然沒(méi)能全額履行,但也將自己銀行卡中的15000元匯入了法院的案款專(zhuān)戶(hù),并承諾于近期想辦法籌錢(qián)還款??善浜笸跄潮阋粲嵢珶o(wú),執行法官按照申請人提供的地址上門(mén)尋找,卻發(fā)現王某早已搬離了原住所,執行程序一度延宕。要順利執結本案,必須先查找出王某的下落。


    今年9月,申請人周某突然來(lái)到執行局,并讓執行法官觀(guān)看了某短視頻平臺上發(fā)布的一條視頻,這條視頻系王某家人拍攝,視頻中的王某正在和家人把酒言歡。由于視頻的拍攝角度正對著(zhù)家中的落地窗,可以清晰地看到窗外的景象。執行法官通過(guò)對視頻畫(huà)面進(jìn)行分析,斷定視頻拍攝的地點(diǎn)位于西固某小區的一棟住宅樓內,并大致判斷出樓號和樓層區間。隨后執行法官與小區物業(yè)取得聯(lián)系,確定了王某家的具體位置,但遺憾的是,王某家中當時(shí)空無(wú)一人,執行法官等待了一晝夜后依然沒(méi)能見(jiàn)到王某。執行法官并沒(méi)有就此放棄,而是請申請人繼續留意這間房子,一有消息立即通知法院。


    兩個(gè)月過(guò)去了,案件依然沒(méi)有新的進(jìn)展,難道這條執行線(xiàn)索判斷有誤?就當執行法官準備另辟蹊徑之時(shí),突然于11月5日一早接到了申請人周某打來(lái)的電話(huà),周某在電話(huà)里稱(chēng)親眼看到王某走入了這棟樓里并請執行法官立刻趕來(lái)。執行法官掛斷電話(huà)后火速驅車(chē)前往,終于將“消失”許久的王某堵在家中并將其帶回了執行局。人在執行局內的王某畏于強大的執行威懾,深知此次再也無(wú)法拖延履行,于是四處打電話(huà)籌措案款,并于一小時(shí)后將剩余案款履行完畢。


    穿越無(wú)人區

    “逮你”沒(méi)商量


    初冬的戈壁掩不住荒涼四溢,呼嘯的西風(fēng)讓紅柳和芨芨草抬不起頭,一輛警車(chē)劃破曠日的沉寂,疾速而過(guò)。原來(lái),長(cháng)期躲避執行的被執行人包某在金塔縣穿山馴礦區現身,接到派出所民警的電話(huà)后,瓜州縣法院三道溝法庭干警立即驅車(chē)前往。歷時(shí)4個(gè)小時(shí),穿越近150公里的無(wú)人區后,終于在一個(gè)礦區臨時(shí)生活點(diǎn)將包某抓獲,并成功執結案件。


    微信圖片_20201117101946.jpg


    2015年8月,包某在一起交通事故中造成方某人身?yè)p害。2016年3月,方某將包某訴至瓜州縣法院。經(jīng)法院審理后,判決包某賠償方某各項損失6萬(wàn)元。判決生效后,包某并未按時(shí)履行賠償義務(wù),方某遂向法院申請了強制執行。案件進(jìn)入執行程序后,包某始終躲避不見(jiàn),其名下也無(wú)可供執行的財產(chǎn),但執行法官沒(méi)有放棄,堅持通過(guò)各種途徑查找包某的下落。


    “你們要找的包某就住在我們轄區,要不是在‘一標三實(shí)’中查到他,估計也很難抓到?!苯?,法庭干警接到金塔縣穿山馴派出所民警的電話(huà)。


    據包某表示,出了事故后,因自己不想承擔責任,便一直在外打工,為了躲避法院執行,他從來(lái)不坐火車(chē),也不住賓館。面對突如其來(lái)的執行干警,包某一臉驚訝,已自知無(wú)法逃避執行,于是托家人將6萬(wàn)元案款匯入法院賬戶(hù),案件圓滿(mǎn)執結。

    外国一级黄片_欧美色国产精品中精品_91在线无码_国产精品18久久久久久麻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