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mr3oo"></ol>

<th id="mr3oo"></th>
<progress id="mr3oo"></progress>

    <li id="mr3oo"></li>

  1. 歡迎訪(fǎng)問(wèn)甘肅法院網(wǎng),今天是 2024年06月22日 星期六
    法院文化
    當前位置:首頁(yè) » 法院文化

    老屋

    來(lái)源:平?jīng)鍪袥艽h人民法院 作者:叱干帝 發(fā)布時(shí)間:2023/4/26 18:38:57 閱讀次數:
    字號:A A    顏色:

    閑來(lái)無(wú)事翻看起過(guò)往的照片,翻到一張殘破的黃土窯洞的照片時(shí),我停留了許久,這是我們老屋的照片,老屋是我們當地人對舊居的概稱(chēng),那時(shí)候好幾輩人就生活在一個(gè)屋檐下,因此對于老屋的感情就不言而喻了,老屋代表了一個(gè)宗族姓氏之間血脈的傳承以及靈魂的安放。而我對老屋的記憶仍停留在兒時(shí)那短暫且又模糊的時(shí)光里,亦或是停留在長(cháng)輩們平日里那些念叨聲中,但注視著(zhù)眼前老屋的照片,那些模糊的記憶此刻卻顯得格外清晰。

    我家的老屋是在一個(gè)呈長(cháng)方形的地坑里,里面排列著(zhù)幾孔有序的土窯洞,這些土窯洞全是在黃土上開(kāi)鑿出來(lái)的,聽(tīng)老人說(shuō)那時(shí)候家里窮,沒(méi)有錢(qián)去買(mǎi)磚瓦水泥,家家戶(hù)戶(hù)的窯洞都是祖輩們憑借雙手與智慧在黃土堆里刨出來(lái)的,等到窯洞鑿好之后,還要根據窯洞的大小去設計門(mén)窗和土炕,這些都是要自己手工去制作。其中盤(pán)土炕是最為重要的,古人常講:“南人習床,北人尚炕”,由此可見(jiàn)土炕在北方人心目中的地位,土炕盤(pán)的好壞直接關(guān)系到人們睡眠的舒適程度,火炕盤(pán)的泥沫密度過(guò)大時(shí),熱量揮發(fā)就快,起不到保暖的作用?;鹂槐P(pán)的泥沫密度過(guò)小時(shí),熱量揮發(fā)就不均勻,人睡在上面就像在火上烤,因此盤(pán)火炕也是門(mén)技術(shù)活,容不得半點(diǎn)馬虎,在當時(shí)還一度出現了專(zhuān)門(mén)以盤(pán)炕謀生計的匠人,盛極一時(shí)。

    那時(shí)候,家家戶(hù)戶(hù)的窯洞都是同符合契的,沒(méi)有絲毫差別。但我家的老屋可以說(shuō)是方圓百里村落窯洞建造面積最大,土質(zhì)結構最好的地坑窯洞,要進(jìn)窯洞必須從坡上沿著(zhù)黃土砌成的臺階走下地坑才能到達。窯洞四周是用厚實(shí)的黃土圍造起來(lái)的墻壁,地坑的中間還有一個(gè)地窖,聽(tīng)父親講這是當年祖上躲避土匪的地方,坑中連坑,我不得不感嘆老祖宗的智慧。在窯洞正前方有兩棵大棗樹(shù),父親指著(zhù)棗樹(shù)對我說(shuō):他小時(shí)候就盼望著(zhù)秋天,等到棗樹(shù)結出繁盛的果實(shí),他和二叔就拿著(zhù)木棍打棗吃,夠不著(zhù)的就爬樹(shù)去摘,那是他們當時(shí)最快樂(lè )的一件事。父親的訴說(shuō)也勾起了我兒時(shí)的回憶,只記得我小時(shí)候特別喜歡在樹(shù)下?lián)斓袈涞拇髼?,沿?zhù)栽棗樹(shù)的那道坡來(lái)來(lái)回回地跑卻不知疲倦,反而其樂(lè )融融。老屋附近的小山丘上大大小小的坑洼洞眼仿佛是記憶的留存,那是我小時(shí)候抓蝎子、抓蛐蛐的地方??!多少的童年記憶像放電影般地從我的腦海中閃過(guò)。我仿佛看到了祖輩們在這里忙碌勞作的身影,看到了父親、二叔在這里爬樹(shù)打棗的身影,也看到了我在這里跟小伙伴們追逐玩鬧的身影,那是一段“迅哥兒”都羨慕的美好時(shí)光。
       想到這里,我不免地懷念起老屋,懷念起曾經(jīng)在那里生活過(guò)的點(diǎn)滴歲月,于是我決定回一趟老家,揣起那張老屋的照片,我便踏上了歸鄉的路途?;蛟S是許久沒(méi)有回老家的原因,我竟找不到去老屋的路,幸好在同村叔父的帶領(lǐng)下,我見(jiàn)到了我們的老屋,如今的老屋殘破不堪,二十年未曾有人踏足,下地坑的那條黃土臺階早已不見(jiàn)蹤影,老屋里那幾孔窯洞也已經(jīng)塌陷,院子里雜草叢生,一陣寒風(fēng)吹過(guò),使人不免感到一陣悲涼,而記憶里的那兩棵大棗樹(shù)此刻掛著(zhù)光禿禿地梢枝仍舊在風(fēng)中挺立,好似在訴說(shuō)著(zhù)老屋曾經(jīng)的歷史。

    我不知道什么時(shí)候老屋會(huì )在歲月的流逝中完全喪失痕跡,但此刻它仍確確實(shí)實(shí)地存在,哪怕它已經(jīng)搖搖欲墜??粗?zhù)這張老屋的照片,我在想,哪怕將來(lái)老屋不復存在,這張照片將是最美好的回憶。

    個(gè)人簡(jiǎn)介

    叱干帝,陜西彬州人,中共黨員,西咸新區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涇川縣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涇川縣文藝評論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現就職于涇川縣人民法院辦公室,曾在2012年全國中語(yǔ)會(huì )會(huì )報《語(yǔ)文報》舉辦的暑期征文活動(dòng)中榮獲優(yōu)秀獎,散文《父親的早餐》,《我走過(guò)的路》在2019年西安報業(yè)“秦聲動(dòng)人”活動(dòng)欄目刊登。


    外国一级黄片_欧美色国产精品中精品_91在线无码_国产精品18久久久久久麻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