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mr3oo"></ol>

<th id="mr3oo"></th>
<progress id="mr3oo"></progress>

    <li id="mr3oo"></li>

  1. 歡迎訪問甘肅法院網,今天是 2024年06月18日 星期二
    刑事審判
    當前位置:首頁 » 刑事審判

    《刑事審判參考》:對槍口比動能較低的涉氣槍案件可不認定“情節嚴重”,無須報請核準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

    來源:人民法院報出版社 發布時間:2023/9/1 11:38:39 閱讀次數:
    字號:A A    顏色:

    圖片

    《刑事審判參考》由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一庭、第二庭、第三庭、第四庭、第五庭共同主辦。自2021年起,叢書由人民法院出版社出版發行,作為《中國審判指導叢書》的重要組成部分。叢書自1999年4月創辦以來,秉承立足實踐、突出實用、重在指導、體現權威的編輯宗旨,在編輯委員會成員、作者和讀者的共同努力下,密切聯系刑事司法實踐,為刑事司法人員提供了有針對性和權威性的業務指導和參考,受到刑事司法工作人員和刑事法律教學、研究人員的廣泛歡迎。其中,叢書收錄的指導案例選擇在認定事實、采信證據、適用法律和裁量刑罰等方面具有研究價值的典型案例,詳細闡明裁判理由,為刑事司法工作人員處理類似案件提供具體的指導和參考。

    《刑事審判參考》指導案例1507號:劉某魁、孫某梅等人非法買賣槍支案

    ——對槍口比動能較低的涉氣槍案件可不認定“情節嚴重”,無須報請核準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劉某魁,男,1979年×月×日出生,原北京集英匯財會議服務有限責任公司法定代表人。2018年10月1日被取保候審。


    被告人孫某梅,女,1958年×月×日出生,原齊齊哈爾迷之城堡拓展訓練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2016年4月7日被取保候審。


    (其他被告人情況略)。


    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鐵鋒區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劉某魁、孫某梅等人犯非法買賣槍支罪,向齊齊哈爾市鐵鋒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鐵鋒區人民法院公開審理查明:2014年6月,被告人孫某、孫某梅、楊某等人經研究決定,由孫某為公司購買開展野外真人CS游戲所需槍支。孫某通過網絡聯系到北京賣家被告人劉某魁,并前往北京從劉某魁處以3.2萬元購得24支彩彈槍配件及彩彈5000余發,以零部件的形式由德邦物流發往齊齊哈爾。2014年6月末,楊某根據孫某指示將彩彈槍配件從庫房中提出并負責安裝,安裝過程中發現膠圈漏氣無法充進氣體,槍支不能正常使用,楊某在鐵鋒區五金交電市場花費10余元購買膠圈20余個和氧氣瓶壓力表,將新購買的膠圈裝到槍上并充氣。案發后,偵查機關將上述彩彈槍扣押并進行充氣打壓,發現有3支能正常擊發。經鑒定,該3支彩彈槍被認定為槍支。


    2013年12月,浙江省桐廬縣張某煒、方某俊接受徐某義的建議欲開設真人CS野戰俱樂部,后通過徐某義與被告人劉某魁取得聯系并洽談購買彩彈槍事宜。2014年12月,張某煒、方某俊前往北京市懷柔區集英匯財會議服務有限責任公司當場交予劉某魁現金3萬元后,劉某魁將40支彩彈槍配件郵寄給張某煒,張某煒將購買彩彈槍的尾款6萬元交由物流公司轉交給劉某魁。經鑒定,該40支彩彈槍有15支可以認定為以壓縮氣體為動力的槍支。


    鐵鋒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劉某魁、孫某梅的行為構成非法買賣槍支罪,于2017年1月24日對劉某魁在法定刑以下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零六個月,并將全案依照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核準程序報核。齊齊哈爾市中級人民法院以部分事實不清、定罪有誤、量刑不當為由發回鐵峰區人民法院重新審判。鐵鋒區人民法院認定劉某魁犯非法買賣、郵寄槍支罪,在法定刑以下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零六個月;孫某梅犯非法買賣槍支罪,在法定刑以下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并再次將全案報核。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以部分事實不清為由發回鐵峰區人民法院重新審判。


    鐵鋒區人民法院經再次審理認為,被告人劉某魁犯非法買賣槍支罪,情節嚴重,依法應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被告人孫某梅犯非法買賣槍支罪,依法應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劉某魁、孫某梅雖不具有法定減輕處罰情節,但考慮涉案槍支槍口比動能較低,材質除槍管系鐵質外,其余部分均為塑料材質,出售及購買的用途為野外真人CS游戲娛樂使用,根據罪責刑相適應原則,依法可對劉某魁、孫某梅減輕處罰。孫某梅犯罪情節較輕,具有悔罪表現,沒有再犯罪危險,如宣告緩刑對其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可以對其宣告緩刑。依據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六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六十一條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涉以壓縮氣體為動力的槍支、氣槍鉛彈刑事案件定罪量刑問題的批復》第一條的規定,認定被告人劉某魁犯非法買賣槍支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零六個月;被告人孫某梅犯非法買賣槍支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


    (其他被告人判決情況略)。


    宣判后,在法定期限內沒有上訴、抗訴。鐵鋒區人民法院經依法逐級報請齊齊哈爾市中級人民法院、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同意后,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準。


    最高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為,原審判決認定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但適用法律錯誤,審判程序違法。根據刑法第六十三條第二款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三十八條的規定,裁定如下:


    一、不核準齊齊哈爾市鐵鋒區人民法院(2019)黑0204刑初20號對被告人劉某魁以非法買賣槍支罪在法定刑以下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零六個月;對被告人孫某梅以非法買賣槍支罪在法定刑以下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的刑事判決。


    二、撤銷齊齊哈爾市鐵鋒區人民法院(2019)黑0204刑初20號對被告人劉某魁以非法買賣槍支罪在法定刑以下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零六個月;對被告人孫某梅以非法買賣槍支罪在法定刑以下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的刑事判決。


    三、發回齊齊哈爾市鐵鋒區人民法院重新審判。


    最高人民法院發回重審后,齊齊哈爾市鐵鋒區人民法院經重新開庭,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劉某魁犯非法買賣槍支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零六個月;


    二、被告人孫某梅犯非法買賣槍支罪,免予刑事處罰。


    宣判后,在法定期限內沒有上訴、抗訴。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二、主要問題


    (一)被告人劉某魁非法買賣槍支的行為是否屬于“情節嚴重”?


    (二)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核準案件是僅報核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的被告人還是全案報核?


    三、裁判理由


    (一)劉某魁非法買賣槍支的行為可不認定“情節嚴重”


    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款規定:“非法制造、買賣、運輸、郵寄、儲存槍支、彈藥、爆炸物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001年制定、并于2009年修正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非法制造、買賣、運輸槍支、彈藥、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規定,非法制造、買賣、運輸、郵寄、儲存軍用槍支一支以上,或者以火藥為動力發射槍彈的非軍用槍支一支以上,或者以壓縮氣體等為動力的其他非軍用槍支二支以上的,即構成犯罪。非法制造、買賣、運輸、郵寄、儲存槍支數量達到上述最低數量標準五倍以上的,屬于“情節嚴重”?!督忉尅芬幎ǖ亩ㄗ锪啃虡藴适桥c公安部2001年制定的《公安機關涉案槍支彈藥性能鑒定工作規定》的槍支鑒定標準相銜接的。該規定第三條第三項規定:“對于不能發射制式(含軍用、民用)槍支子彈的非制式槍支,按照下列標準鑒定:將槍口置于距厚度為25.4mm的干燥松木板1米處射擊,當彈頭穿透該松木板時,即可認為足以致人死亡;彈頭或彈片卡在松木板上的,即可認為足以致人傷害。具有以上兩種情形之一的,即可認定為槍支?!贝藶橥ǔKf的“射擊干燥松木板法”。據有關方面和專家介紹,該標準相當于槍口比動能16焦耳/平方厘米左右。


    基于從嚴管理槍支的考慮,公安部于2007年發布了新的《槍支致傷力的法庭科學鑒定判據》(自2008年3月1日起實施),對于制式槍支、適配制式子彈的非制式槍支、曾經發射非制式子彈致人傷亡的非制式槍支直接認定為具有致傷力;未造成人員傷亡的非制式槍支致傷力判據為槍口比動能大于等于1.8焦耳/平方厘米,即降到了原標準的十分之一左右。2010年《公安機關涉案槍支彈藥性能鑒定工作規定》進一步明確,對不能發射制式彈藥的非制式槍支,“槍口比動能大于等于1.8焦耳/平方厘米時,一律認定為槍支”。在槍支標準作出上述調整后,一些實際致傷力較低的槍支被認定為刑法意義上的槍支,行為人被定罪判刑,甚至判處重刑,罪刑不相適應。經調研論證,2018年3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發布了《關于涉以壓縮氣體為動力的槍支、氣槍鉛彈刑事案件定罪量刑問題的批復》(以下簡稱《批復》),其中第一條規定,對于非法制造、買賣、運輸、郵寄、儲存、持有、私藏、走私以壓縮氣體為動力且槍口比動能較低的槍支的行為,在決定是否追究刑事責任以及如何裁量刑罰時,不僅應當考慮涉案槍支的數量,而且應當充分考慮涉案槍支的外觀、材質、發射物、購買場所和渠道、價格、用途、致傷力大小、是否易于通過改制提升致傷力,以及行為人的主觀認知、動機目的、一貫表現、違法所得、是否規避調查等情節,綜合評估社會危害性,堅持主客觀相統一,確保罪責刑相適應。第二條規定,對于非法制造、買賣、運輸、郵寄、儲存、持有、私藏、走私氣槍鉛彈的行為,在決定是否追究刑事責任以及如何裁量刑罰時,應當綜合考慮氣槍鉛彈的數量、用途以及行為人的動機目的、一貫表現、違法所得、是否規避調查等情節,綜合評估社會危害性,確保罪責刑相適應。


    因《批復》規定比較原則,司法實踐中就如何理解《批復》出現了一些分歧,尤其是對于數量已經達到《解釋》規定的“情節嚴重”標準,是否可以直接適用《批復》不認定“情節嚴重”的問題,存在較大分歧。一種意見認為,《批復》對槍口比動能較低的涉以壓縮氣體為動力的槍支、氣槍鉛彈案件確定了“數量+情節”標準,實質性修改了《解釋》對此類案件的唯數量標準,故可直接適用《批復》不認定“情節嚴重”,不需要適用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核準程序層報最高人民法院。另一種意見認為,《批復》是政策性的規定,對數量達到《解釋》規定的“情節嚴重”標準的,要降檔量刑必須報請核準。


    經研究,我們同意第一種意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之所以出臺《批復》,就是因為槍支標準作出調整后,一些實際致傷力較低的槍支被認定為刑法意義上的槍支,部分行為人被科以重刑,罪責刑不相適應。2016年12月以來,趙某華非法持有槍支案、劉某蔚走私武器案等案件,均因量刑過重受到媒體廣泛關注。自2017年1月起,最高人民法院多次與最高人民檢察院研究室、公安部法制局、海關總署緝私局等部門會商研究。經研究認為,解決涉槍犯罪存在的問題,應當完善相關司法解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經調研,最終擬出了新的司法解釋稿,決定適當提高涉以壓縮氣體為動力的槍支、氣槍鉛彈犯罪案件的入罪和法定刑升檔門檻,明確對以壓縮氣體為動力的低致傷力槍支、氣槍鉛彈犯罪案件,在追究刑事責任時不應唯數量論,而應綜合考慮有關情節追究刑事責任,確保罪責刑相適應。從《批復》出臺的目的看,可以適用《批復》不認定“情節嚴重”,也就無須報請核準在法定刑以下量刑。本案中被告人劉某魁即屬此類情況,其行為雖然達到《解釋》規定“情節嚴重”的數量標準,但從槍支本身情況及用途看,可不認定為“情節嚴重”。


    但需要注意的是,不能適用《批復》突破刑法規定的法定刑幅度判處刑罰。筆者發現有案件存在此種情況,如刑法規定非法買賣彈藥罪的起點刑為有期徒刑三年,但某非法買賣彈藥案件在被告人沒有任何減輕處罰情節的情況下,也未報請核準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直接適用《批復》判處有期徒刑二年?!杜鷱汀分皇菍⒋祟惏讣啃痰奈〝盗繕藴市薷臑椤皵盗浚楣潯睒藴?,但仍須遵循刑法規定,不能突破刑法。


    (二)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案件僅需報核法定刑以下量刑的被告人 

     

    刑法第六十三條第二款規定:“犯罪分子雖然不具有本法規定的減輕處罰情節,但是根據案件的特殊情況,經最高人民法院核準,也可以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睆囊陨弦幎?,需要報最高人民法院核準的僅是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的被告人,而非案件的所有被告人,這一點與死刑復核程序一樣,不需要報核的被告人,在一、二審結束后,裁判即已發生法律效力,未發生法律效力的只有原審法院判決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的被告人。齊齊哈爾市鐵鋒區人民法院數次全案報核,并在判決書最后寫明“本判決依法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準后生效”不當。中級人民法院、高級人民法院在核準過程中亦應注意此問題,對未涉及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的被告單位及被告人不能改變處理結果,否則有違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核準案件的審理范圍。如果發現已生效判決的被告人量刑確有錯誤的,可以通過審判監督程序糾正。

     

    (撰稿:最高人民法院刑四庭 何春燕

    審編:最高人民法院刑四庭 葉邵生)

    本文選自《刑事審判參考·總第134輯》,為方便閱讀,省卻注釋,詳情請參見紙質圖書原文。


    推薦閱讀:

    圖片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一、二、三、四、五庭 編

    定價:68.00元

    關聯推薦

    1.《刑事法律文件解讀2023年合輯》


    2.《刑事辦案實用手冊》(修訂第七版)


    外国一级黄片_欧美色国产精品中精品_91在线无码_国产精品18久久久久久麻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