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fǎng)問(wèn)甘肅法院網(wǎng),今天是 2024年07月16日 星期二

【隴原風(fēng)暴2024】陽(yáng)光執行!老賴(lài)現形!

來(lái)源:省法院執行局 作者:馬博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25
字號:A A    顏色:


6月19日15時(shí),山丹縣人民法院“隴原風(fēng)暴2024”直擊執行現場(chǎng)直播如期而至,來(lái)自全國各地的網(wǎng)友不斷涌入直播間,見(jiàn)證執行現場(chǎng)、踴躍參與互動(dòng),直播間氛圍活躍,觀(guān)看人數699.28萬(wàn)人次。

 

達成調解難履行  以物抵債破困局

 


申請執行人杜某與被執行人某石料廠(chǎng)、馮某、朱某承攬合同糾紛一案,在法院主持下達成了調解,但被執行人并未依約履行,杜某遂向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執行標的90余萬(wàn)元。在執行過(guò)程中,山丹縣法院執行人員依法向銀行、車(chē)輛、房屋管理等部門(mén)查詢(xún)被執行人名下的財產(chǎn)情況,均未查到可供執行的財產(chǎn),且該石料廠(chǎng)股份已轉讓至第三方公司法定代表人名下,執行陷入困局。為使案件得以突破,盡快兌現申請執行人的合法權益,執行法官不辭辛苦,多次前往位于大山深處的石料廠(chǎng)進(jìn)行現場(chǎng)調查。

 

經(jīng)過(guò)排查,意外發(fā)現尚有三臺裝載機及一臺挖掘機并不包含在股權轉讓協(xié)議中,依舊屬于石料廠(chǎng)的財產(chǎn)。同時(shí),執行人員向縣自然資源局證實(shí),該石料廠(chǎng)采礦許可證將于今年8月份到期,自2020年至今,上述財產(chǎn)因停產(chǎn)一直處于閑置狀態(tài)。因被執行人在外地,執行法官通過(guò)電話(huà)溝通后,被執行人表示無(wú)能力履行案款,同意對三臺裝載機、一臺挖掘機由法院扣押后處置。

 


6月19日下午15時(shí),在縣人大代表、政協(xié)委員、檢察院工作人員現場(chǎng)監督執行下,經(jīng)過(guò)3個(gè)小時(shí)的緊張奮戰,三臺裝載機、一臺挖掘機被依次吊起,順利扣押停放至指定地點(diǎn)。后經(jīng)申請人與被執行人的委托代理人協(xié)商,雙方達成以物抵債協(xié)議,法院將扣押的上述設備交付申請執行人,抵頂全部案款,本案順利執結。

 

多次催促未履行  法院開(kāi)出搜查令

 


申請人王某與被執行人周某、金某借款合同糾紛一案,涉案標的125萬(wàn)余元。案件進(jìn)入執行程序后,山丹法院依法扣劃被執行人名下保險等共計50468.38元后,雙方達成和解協(xié)議,約定自2023年8月起每月支付20000元,至2026年12月30日前將案款全部履行完畢。


達成和解后,被執行人未按期限履行后續案款,法院多次電話(huà)催促,并兩次傳喚被執行人均未到庭。申請人反映線(xiàn)索,稱(chēng)被執行人在本地經(jīng)營(yíng)一家大型超市多年,超市經(jīng)營(yíng)狀況良好,其居住的別墅中也存放有價(jià)財產(chǎn)、有價(jià)證券等,具備履行的能力。山丹法院決定在本次集中執行行動(dòng)中,對被執行人住所依法進(jìn)行搜查。

 

下午15時(shí)50分,執行法官到達被執行人周某、金某居住的別墅,周某主動(dòng)配合打開(kāi)房門(mén)。執行法官宣讀搜查令后,縣人大代表、政協(xié)委員、檢察院工作人員現場(chǎng)監督,搜查工作有序進(jìn)行。


“搜查令是人民法院對不履行生效的法律文書(shū)確定的義務(wù),并隱匿財產(chǎn)的被執行人及其住所或者財產(chǎn)隱匿地進(jìn)行搜查時(shí)使用的法律文書(shū)。在執行中,人民法院對不履行法律文書(shū)確定的義務(wù)并隱匿財產(chǎn)的被執行人,依法對其人身及其住所地或者財產(chǎn)隱匿地,采取搜索、查找的強制措施?!泵鎸χ辈ラg網(wǎng)友的疑問(wèn),執行法官任曉耐心解釋道。

 


當執行人員在現場(chǎng)搜查出名酒、金幣、黃金首飾等有價(jià)財產(chǎn)后,直播間迅速火熱起來(lái),短短十幾分鐘涌入幾十萬(wàn)網(wǎng)友,紛紛為山丹法院點(diǎn)贊。經(jīng)過(guò)一個(gè)多小時(shí)的緊張工作,搜查工作全部結束,在執行人員將所有搜查到的物品全部登記造冊、記錄在案后,執行法官向被執行人宣讀了執行裁定書(shū),對搜查到的物品進(jìn)行扣押。迫于執行壓力,被執行人現場(chǎng)繳納案款4萬(wàn)元。


“對查扣到的物品,我們將委托專(zhuān)業(yè)機構進(jìn)行評估定價(jià)。如處置后仍舊無(wú)法清償債務(wù),接下來(lái)我們將持續執行此案,對被執行人名下的這套別墅進(jìn)行處置?!比畏ü僬f(shuō)道。

 

長(cháng)期拖欠租金  法院強制騰退

 


游某租賃陳某的鋪面經(jīng)營(yíng)紅酒生意,但因經(jīng)營(yíng)不善,長(cháng)期拖欠租金被訴至法院,經(jīng)調解,雙方達成協(xié)議,約定解除合同后一個(gè)月內將鋪面騰空,拖欠的租金分期履行。然而,游某不僅未按期騰退店面及支付租金,反而躲在外地不回來(lái),于是陳某向法院申請執行。在法院向被執行人送達了執行通知書(shū)、報告財產(chǎn)令、執行裁定書(shū)等相關(guān)材料后,被執行人又提出愿意以商鋪內的酒柜抵頂全部租金,申請人明確表示不同意該抵頂方案,要求必須盡快騰退。在溝通無(wú)果的情況下,法院多次傳票傳喚并通過(guò)電子送達平臺送達限期履行通知書(shū),被執行人均置之不理,不接電話(huà)亦未到庭。為維護申請人的合法權益,確保店面能夠重新租賃他人,避免損失進(jìn)一步擴大,山丹法院于2024年6月3日張貼公告并通過(guò)電子送達方式向被執行人送達,責令被執行人2024年6月18日前遷出房屋,逾期后將強制騰退。

 

6月19日下午17時(shí),在被執行人未按要求主動(dòng)騰退的情況下,山丹法院開(kāi)始組織強制騰退,請被執行人游某的哥哥將商鋪門(mén)打開(kāi)配合騰退。法警在商鋪前設置警戒線(xiàn),封鎖執行現場(chǎng)后財產(chǎn)登記組進(jìn)入現場(chǎng)清點(diǎn)、登記財產(chǎn)??h人大、政協(xié)和檢察院派員實(shí)施全程監督,縣公證處指派公證員對執行程序進(jìn)行證據提存公證,公證后裝箱編號進(jìn)行封存,騰退過(guò)程安全、合法、規范、有序。

 

“依據法院的申請,對執行活動(dòng)的現場(chǎng)進(jìn)行證據保全公證,既是執行程序方面的公證,也是對執行過(guò)程中財產(chǎn)處置的公證,是對整個(gè)執行活動(dòng)的見(jiàn)證與證據留存?!惫C員張光榮在現場(chǎng)對記者說(shuō)道。民事“執行難”中常見(jiàn)的就是“人難找”,被執行人采取更換手機號碼、長(cháng)時(shí)間離開(kāi)居住地等消極方式規避執行,致使權益人的權益不能及時(shí)得以維護,在這起案件中執行法官通過(guò)采取強制騰退措施,為申請執行人及時(shí)挽回損失。

 

終本清倉有行動(dòng)  府院聯(lián)動(dòng)化難題

 


在何某與山丹縣某村民委員會(huì )承攬合同糾紛一案中,村委會(huì )欠何某28萬(wàn)余元,已履行15萬(wàn),下剩13萬(wàn)余元未履行。執行法官依法向銀行、市場(chǎng)監管、車(chē)輛、房屋管理等部門(mén)查詢(xún)被執行人的財產(chǎn)情況,均未能查詢(xún)到村委會(huì )有可供執行的財產(chǎn),依法裁定終結本次執行程序。

 

今年以來(lái),山丹縣法院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終本清倉”專(zhuān)項執行行動(dòng)要求,聚焦有財產(chǎn)可供執行案件,持續加強對無(wú)財產(chǎn)可供執行案件管理。鑒于目前政府實(shí)行的村級賬務(wù)鎮級管理的制度,村委會(huì )的收入均由鎮財政統一管理,針對這起案件,山丹縣法院經(jīng)過(guò)認真研判,認為可以通過(guò)“府院聯(lián)動(dòng)”機制,爭取得到鎮黨委和鎮政府的支持,在不影響村委會(huì )正常開(kāi)展工作及村民利益的前提下,依法提取被執行人村委會(huì )的收入,案件或許會(huì )迎來(lái)新的轉機。

 

經(jīng)過(guò)法院前期的溝通協(xié)調,鎮黨委和鎮政府對人民法院的工作表示大力支持。19日下午,執行法官向鎮政府工作人員發(fā)出協(xié)助執行通知書(shū)及執行裁定書(shū),依法提取到了被執行人村委會(huì )的收入,使這件原本已終結本次執行的案件得以重獲新生,最終順利執行完畢。

 

正常經(jīng)營(yíng)無(wú)資金?執行審計促結案

 


山丹縣某水產(chǎn)店與山丹縣某酒店買(mǎi)賣(mài)合同糾紛一案中,酒店欠水產(chǎn)店14萬(wàn)余元貨款未支付,水產(chǎn)店訴至法院并申請強制執行。作為被執行人的酒店正常經(jīng)營(yíng),餐飲、住宿業(yè)務(wù)均有收入,酒店賬戶(hù)內卻無(wú)資金?這種現象極不正常!鑒于這種收入和賬戶(hù)資金明顯不對稱(chēng)的情況,山丹法院執行法官決定委托專(zhuān)業(yè)機構對被執行人酒店開(kāi)展執行審計,要求酒店主動(dòng)交出會(huì )計賬簿等財務(wù)資料。

 

在收到法院的通知后,酒店因害怕被審計而故意拖延,始終不肯主動(dòng)交出會(huì )計賬簿等財務(wù)資料。面對這種情況,執行法官調取了被執行人酒店的銀行流水及納稅情況后,決定對酒店采取強制措施,依法進(jìn)行搜查。迫于執行審計的強大壓力,被執行人主動(dòng)透露其在案外第三人處有到期債權,提取該筆款項后即可用于償還本案全部案款。6月19日下午,人民法院按照酒店提供的線(xiàn)索,依法提取了這筆款項,本案有了圓滿(mǎn)結局。

 

“涉及公司、企業(yè)的執行一直以來(lái)是執行工作相對薄弱的環(huán)節。執行審計,是指人民法院對作為被執行人的公司、企業(yè)的會(huì )計賬簿、財務(wù)資料進(jìn)行強制司法審計的一種手段,不僅能有效打擊公司、企業(yè)被執行人轉移財產(chǎn)、隱匿財產(chǎn)行為,也能固定其拒不履行判決、裁定的刑事犯罪證據。同時(shí),也是針對被執行人公司、企業(yè)在執行過(guò)程中具有‘資不抵債’情形進(jìn)行執行轉破產(chǎn)的依據。因此,人民法院‘照病開(kāi)方、對癥下藥’,直擊公司、企業(yè)被執行人可能存在的轉移財產(chǎn)、隱匿財產(chǎn)、偷稅漏稅等痛點(diǎn),有力震懾失信被執行人的同時(shí),很大程度扭轉了對公司、企業(yè)執行難的局面?!贬槍Α皥绦袑徲嫛边@一新鮮名詞,山丹縣法院執行局局長(cháng)高文斌向廣大網(wǎng)友解釋道。


“今天的行動(dòng)中,我院共執行案件6件,其中執行完畢4件,執行到位金額360.46萬(wàn)元?!鄙降たh人民法院院長(cháng)楊海全在直播結束前接受采訪(fǎng)時(shí),對廣大網(wǎng)友說(shuō)道。今年以來(lái),山丹縣法院不斷加大執行力度,開(kāi)展“小標的、大民生”等專(zhuān)項執行行動(dòng),全力兌現勝訴當事人的合法權益。

 


下一步,山丹法院將進(jìn)一步規范執行行為,努力提升司法能力和水平,牢固樹(shù)立善意文明執行理念,完善“網(wǎng)絡(luò )+執行”在線(xiàn)查人找物聯(lián)動(dòng)機制,努力推進(jìn)立審執信一體協(xié)同,公檢法司多維聯(lián)動(dòng),持續加大兩終案件化解力度,用好用足執行措施,切實(shí)把人民群眾的“紙上權益”兌現為“真金白銀”。